kinsin

密林父子党。(///艸///)
开花&大佩づ ̄ 3 ̄)づ么么哒

大纲《两个混球--02》Joe X Brain

鉴于这是个大纲,所以我要愉快地跃过一些正剧剧情和人物细节了! 

因为我的初衷并不是要写一个什么有趣独特的故事,而是想要在尽量贴近原作的情况下去加入Joe和Brain的互动,尽力揣摩他们的行为,同时表达一些对角色的理解看法,模拟出佩花这两个角色在其中产生的火花碰撞,所以情节设置对我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了。于是,本大纲我决定就直接沿用急火攻芯的主线剧情,后期看情况可能会辅助一点祖鲁主题相关的支线(祖鲁相关题目有点沉重,我还在考虑怎么安排)。所以没看过或者有点遗忘了这两部剧的朋友,如果对人物和情节有不清楚的地方,可以尽情在评论里提出来,当然我更推荐的是去补剧咯:)

 

02

 

剧情紧接第一季第一集后半部,乔鼓动高登,想要制造一台前所未有的新计算机,在乔的协助下,高登悄悄进行反向工程解密出了IBM最重要的专利编码,然而乔却故意跟IBM泄漏了这消息,引得对方兴师动众找上门来,从而逼得他俩所在的卡迪夫电子公司高层走投无路,半被迫地接受了乔的新产品企划。接下来为了向IBM“证明”自己是独立编码,而非侵权,两人一起去拉了很有性格和才华的女程序员卡梅伦入伙。

——但就在接受卡梅伦四倍要价的要求达成合作协议后,踌躇满志的Joe突然发现在不远处的吧台坐着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端着酒杯,朝他悠悠地招了招手……

“好久不见,MacMillan先生。”

“……好久不见,Brain警官。”

 

※                  

和第一次相遇比较,第二次相遇时的状况显然就不只是一个误会了。

Joe,的的确确,犯了法。尽管受害方并没向警局提供任何确凿的证据。

“所以说……你给IBM数据中心造成的损失是?”“超过200万美元。”

“嘘——!”警官对着面前抿紧嘴唇双手交叉危襟正坐着的大个子吹了个响亮高亢的口哨,接着吐了吐他那浅红色的小舌头。他现在可真有点佩服眼前这个敢于向全球最大的计算机垄断企业挑衅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了。

“所以你是为了这个而离开IBM……?”

“不,是在决定离开IBM之后,突然想要而做了这件事。”

哦,好吧,叛逆,任性,不过200万的损失……到底是谁借了他这个胆子?是因为他确定IBM不会为这事儿找他麻烦,还是因为他老爸反正是IBM的现任老总?等等,这其实难道是一出父子矛盾的闹剧吗?

“所以现在你是要抓我回去?我认为……”

“哦,不不不。我来德州是因为调职,可不是为了追捕你。”Brain连忙挥手打断了对方的话,他可不想被误认成那种老式西部牛仔电影里才会出现的浪漫主义孤胆英雄。那太肉麻了。而且他也清楚男人一旦打开话匣子是有多么的巧舌如簧。一小时前他已经坐在吧台那儿充分欣赏了他是如何跟他的合伙人将一个女编程员诓进他胆大妄为的计划里的。所以,够了,与其听他颠倒黑白的满嘴胡话,还不如安安静静地喝酒。

“我听说IBM申请了保险,总赔偿额接近300万美元,看来你还帮忙让他们赚了一笔。”警官用威士忌酒杯的厚杯底敲了敲聚合板的桌面,发出砰砰的轻响,“既然当事人都对你这么放任自流,我想我也就不必再为你浪费汽油了,毕竟他们也不会为此额外发我奖金。”

“这是个明智的判断。”Joe赞同般地点点头,就好像他只是在支持朋友对今晚球赛的预测结果,但仔细注意一下就会发现他的面部包括全身的肌肉终于渐渐放松了下来。接着,男人在高脚板凳上挪了挪屁股,小巧的坐具令他高大的身材微微蜷缩,看起来有些微微的局促。尽管面前的警官今天并没有穿上制服,只是敞开套着件浅橘色暗沉发旧的皮夹克,但从那对栗色眼眸里不时飘来的目光,以及由懒懒散散的坐姿中散发出的带着潮湿热量的气味儿,仍然叫他感到一股隐隐的压迫感。他觉得鼻尖出了一点汗,喉咙也有点儿发紧。

“不过我得确定下你眼下是不是正在进行着什么犯罪计划。”警官说着翘起了嘴角,“你到底要利用那女孩儿去做什么?”

“不,不是利用,是合作。我们没想干什么害人的事儿,我们只是需要一套IBM的固态输入输出系统,而她仅仅是聘来应付IBM的障眼法。风险当然是有的,但是事成之后她会得到丰厚的报酬,这世上越是获得超常的收获越需要冒险,何况,这是她同意了的,你刚才也看到了。”

“哦,原来你们是准备当一回小偷?”

Joe绷起了脸,显然对“小偷”一词相当不满。“如果拥有手电筒的探险队员已经躺在了地上装死,那么我认为取过那支手电筒照亮前路,继续往前进行探索没有什么不对的。那套系统只是创造未来的工具,但还不是未来,而工具就应该被使用,为了创新使用,而不是在老人枯朽的手里等着生锈。”Joe的嘴角露出一点嘲讽的微笑,实际上他的拳头握紧,手臂肌肉也再次紧张了起来。Brain算是发现了,但凡一讲到计算机领域,眼前这个男人总是不自觉地会显得比平时更激动点儿。

“况且,我记得你只是个巡警对吗?你准备调到金融犯罪科了吗?”

“不。”

“我不介意告诉你这些,因为IBM的人很快就要来了,带着他们的大律师团队,相信我,要是抓着一丁点纰漏他们会比你行动得更迅速。”

“喔,那我得祝你好运了。”

“……”

Joe没有说话,那双蓝绿色的眸子垂了下去,浓密的睫毛覆盖出一片阴影。他的眉峰蹙得更深了些,眉心的那道纹路就像一枚钢针高高悬起。他皱眉的表情让警官想起他以前搭档的老伙计Ali——每次在冲锋陷阵前他也总是重眉深锁,紧接着,便义无反顾地冲上去。

“Hey,伙计,你该对自己说声‘Kill them’了。”

Joe的表情动了动。

“你知道,当我举着枪闯进携满枪支的恶棍们的巢穴时,可不能带着‘说不定我会输’的想法,要是那样的话,很快我就得被射成个挂在海滩边儿上发臭的渔网。”

Joe从鼻孔里哼笑了一声。

“我不懂那些什么狗屁商战,但这次,你是要准备战斗了,对吗?如果你下定决心要战斗,那就相信你自己比他们更强大;要是你下不了决心,那就干脆放弃你的小手电筒……”

“放弃?”Joe的声音突然听起来有点尖刻。“如果放弃就什么也不会改变,我想要的正是朝这死水潭投下一颗炸弹。况且放弃也没用,我并没有思考设置过什么后路,有了后路就等于给了退缩一个理由,反正无论如何,首先我们得去踏出第一步……”

“我们?看来你不是孤军奋战咯,你有同伴不是吗?如果你不相信自己,那就试着相信一下他们。”

Joe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两颊荡起了浅浅的酒窝。他伸直了腰,双手交叉放置在了胸前——这是个拒绝的姿势。

“不,路是我引领他们踏出的,但人能相信的唯有自己。”

一头勇猛、自负、胆大妄为而又激情四溢的狼崽。

警官笑了笑。狼崽是不服管教的族群,有的教训只有在它被撞得头破血流的时候才会自己领悟——而他不介意看看眼前这头狼崽头破血流的样子。

“你好像挺喜欢现在的同伴的,不过他们还不知道你对IBM数据中心干过的‘好事儿’,对吗?”

Joe脸上的笑容立即消失了。

警官收到了满意的答案,于是他没再多说什么。

实际上他已经觉得自己今天跟个老年人似的罗里吧嗦得太多了,就连对儿子他都没像这么长篇大论肉麻兮兮地说教过。至于为什么?他对Joe执着想要创造的“未来”其实并没什么概念,但在这个庸俗无聊的城市,Joe的执着或许让他感受到了点被遗忘的、狂妄的热情吧。

年轻人啊……

他顺着吧台看过去,另一头坐着两个橘红色头发的女孩儿,画着浓浓的黄色眼影,腰肢纤细,他早注意到她们已经朝着这边投过来好几回热辣辣的眼神了。于是警官先生一口气饮尽了杯底最后的一点威士忌,然后一边站起身,一边用力拍了拍大个子的肩膀发出啪啪的声响,在感受到对方肌肉在一瞬间产生了急剧的紧缩反应时,他说——

“Hey,伙计,今天的单你买。”

 

tbc.

评论(9)
热度(29)

© kins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