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sin

密林父子党。现今常驻在子博。
开花&大佩づ ̄ 3 ̄)づ么么哒

大纲《两个混球--01》Joe X Brain

@巴克樱桃  说好的,我脑的大纲第一发来啦~~!

故事决定设置在Joe所处的年代,一是我本身对急火攻芯这个背景年代以及剧情发展比较感兴趣,二是布莱恩警官所处的环境比较重口,不是那么太方便谈恋爱。所以就让我们在八十年代那个还没有移动手机的时期开始我们这两位都被人骂作过“混球”的男主角之间的故事吧。:D  故事名字其实没真的想好。先随便取个吧……by取名废。

 

 

01

Joe觉得好像每次遇到这位警官都是自己倒霉的时候。不过Brain警官则表示和Joe的运气无关,这纯粹是由他的工作性质决定——大多数普通人需要面对警官都是摊上了什么倒霉事儿的时候。

他们的第一次相遇是在一家游戏厅附近的酒吧里,那时候Joe还是一名意气风发的IBM高管,当天受邀到大学计算机学院进行了一次讲座,在被庸俗而毫无亮点的学生们的回答又一次搞得意兴阑珊后,他便被热情的教授拉出去寻欢作乐了(天知道他只是因为早到而又觉得在前庭等待的时间过于无聊,于是跟这位教授多聊了几句罢了)。出人意料的是,这位平日里衣冠楚楚、为人师表的教授一来到酒吧后,整个人的气质似乎也改变了,狂放,轻佻,然而对姑娘们屡屡失败的搭讪却仍旧暴露出他木讷宅男的实质,这令得本是虚与委蛇打算在一旁走走过场就离开的Joe都不禁暗地里有点开始同情他了。且不说那老套拙劣的搭讪开场白,单就教授先生挑选女人的品味也实在值得人同情——不过也许他这么做只是为了增加一点自己的成功率呢——Joe这么想着,嘴角不由带上了一丝隐隐的幸灾乐祸的笑意,他吞了一口桶形玻璃杯里的威士忌,打算无视对方投来的尴尬的求助目光继续袖手旁观,然而没想到的是一刻钟后就轮到了他自己被人居高临下地报以同情的目光。

这么带着怜悯的笑意对着他的,正是我们的Brain警官。与彼时春风得意的Joe不同,此时的Brain警官情况可不算很好。他刚刚移民,从非洲来到了伟大的美利坚国度,并干起了自己警察的老本行,美其名曰是从危险艰苦的第三世界国家转移到了福利遍地的美国本土享福。然而如果不是因为上司对他的排挤以及一个月两次的停职,还有为了儿子,哦,他那聪颖无比值得他骄傲一辈子的收到常青藤大学邀请入学的儿子,他才不会申请这个该死的移民。

“虽然他马上是个大学生了,但他毕竟还未成年,而且他刚刚才和他的小女朋友分手就要飞往异国他乡,我很担心他,他需要身旁有个监护人,而你知道,我和比尔的关系才刚刚稳定,我暂时没办法离开这里。这么久了,你也应该为他做点什么了。”他的前妻这么对他说。哦,是的,他的确是该干点什么,这是他欠儿子的,但别说得好像他从未为儿子付出过什么似的,他这么做,只不过因为他认为自己以前的确为孩子做得太少了。

Brain警官怀着不太愉悦的心情打量着眼前双手交叠、依旧翘起一条腿、带着一副有恃无恐的表情微微仰脸坐在沙发上的大个子。哦,不服的表情,不服是吗?他轻笑一声,伸手猛地一把捉起大个子的后领子(这个动作似乎把大个子吓了一跳)然后抬起脚尖在对方的膝弯处“轻轻”点了一下——哦,好嘛,跪下之后大个子的表情终于看上去不那么淡定了。

“说说看,这几包小玩意儿哪儿来的?”他弯下腰凑过去,用拇指和食指捏着那个装着市面上最新型软性毒品的小塑料袋在大个子眼前晃了晃。

“这不是我的东西,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警官先生哼了一声,直起腰,然后深吸一口气,忍住了往对方脑门上扇一巴掌的冲动。毕竟对方至少在外表上看起来是个有地位、有教养的斯文人,所以得注意——文明执法,文明执法。喔,虽然同样都在一个叫police station的地方报道工作,但让他这个在南非夸祖鲁-纳塔尔省的重案组混了十年的不良刑警,现今改行做起了美利坚合众国纽约阿蒙克市主要工作为那些高级机动车辆贴罚单的巡警,还真是不习惯。不仅制服变了,连工作风格都变了。比起这个大城市里那些耳上挂着银环、穿着戳满了窟窿的布袋,为了张破罚单也能搬出律师那一套和你掰扯上半小时的娘娘腔们,他还更加中意那些一言不合就从柜子下抽出支柯尔特蟒蛇型左轮抵在你脑门上的黑皮肤的家伙们。哦,当然,敢用枪抵在他脑门上的家伙通常下场也比娘娘腔们惨烈多了就是。

他扯了扯嘴角,勉力扯出一个“礼貌的”微笑,接着拉起地面上的大个子的胳膊将他塞回到了沙发上。唔,蓝绿色的眼睛,这家伙的皮囊还真是相当漂亮。不过谁知道是不是又一个斯文败类呢,要知道真正最大的恶棍外面套的那层皮,可能比绝大多数人都更加的昂贵得体。

“听着,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你可以在这里说,或者跟我到局里再说?不过你得知道,局里的家伙可就没我这么友好了。”

警官先生一边说着,一边盯着那双漂亮的蓝绿色眼睛正打算享受一下其中的反应,这时旁边一个颤颤巍巍的声音却迫不及待地打断了他的雅兴:“不不不!这真的不关我们的事!我们是良好市民,只是来喝杯酒而已!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做,什么都不知道!求求你别带我去警局我是大学教授要是被人知道有不良记录的话……”

警官挑了挑眉毛,一个孬种?他有些意外地看到面前那双蓝绿色眼睛也透出股浓浓的鄙视和无奈。看着教授先生几近哽咽的滑稽表演,以及沉默中透露出深深的不耐烦的大个子,十年的办案经验和直觉告诉他,这两个人大概真的是稀里糊涂被牵扯进来的倒霉蛋。

“我要打电话叫我的律师。”华丽的低音炮声线夹杂着隐隐的怒气响起。

好吧,我就知道迟早要来这一套的。Brain警官不由得咧嘴一笑,这一次他是真心的想发笑了,而面前的大个子看见他的笑容也仿佛愣了愣。

“不用了,留下姓名和联系电话,你们可以走了。”

警官把证物的塑料袋塞进外套的口袋,从衬衣胸袋内掏出个小本子。

“什么名字?”

“……Joseph MacMillan。”

大个子说完,捋直发皱的衬衫,站起了身,他脸上的表情似乎还有些别扭,但明显没那么怒气冲冲了。而当他真正站起来的时候,警官先生才发觉他的身高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加具有威慑力。他简直整个人都被对方笼罩在阴影下了。

“……你有多高?198cm?”警官眯起眼睛,微微扬起他线条优美然而胡髭久未整理的下巴。

“不,196。这也是要登记在案的吗?”

“哦不,随口问问罢了,我喜欢的一个篮球明星差不多有198cm。”警官挑起眉,撇了撇嘴,“我觉得你看起来和他差不多高。”

“噢……谢谢?”大个子仍然蹙着他那对浓密的给人印象深刻的眉毛,不过轮廓微翘的嘴角悄悄浮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他低头瞅了瞅警官胸前的姓名牌,“Brain……警官?”

“You are welcome.”

 

 

tbc.

(为什么说好的写大纲我也能罗里吧嗦地掰扯那么长——!!……一个想死的话唠……)

评论(12)
热度(30)

© kins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