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sin

密林父子党。(///艸///)
开花&大佩づ ̄ 3 ̄)づ么么哒

《佳期如梦,糖甜如瀑》——一份关于佩花牌打字机的安利

全篇4700字。

献给《佳期如梦》@暴力仓鼠x 

写完感觉自己根本没怎么评,只是在舔!所以羞愧地改叫安利了。

于是这只是从头到尾再细舔一遍《佳期如梦》,复述剧情的同时顺道发发花痴苏苏苏的自嗨记录而已。

准备好了吗,就让我们从头到尾再来花痴一遍!

1, 2, 3——GO~~!

 

一、哇,英雄!

文章开头似乎很普通,很日常,很so so,在便利店选着鱼罐头有着挑剔怪癖的顾客lee,以及连眼皮子都难得搭理一下就给顾客介绍马用洗发精的便利店店员orli。

看似平凡的两个人,萍水相逢,互无牵挂。

如果按照平淡的现实套路,那么剧情走向就是:lee暗自嘀咕着递过购物筐,orli拿起他的扫描仪嘟嘟嘟扫完日用品,付款,撕票,推门,走人,然后这个故事可以就此玩完儿——他们不会有后面的酱酱酿酿打打闹闹,我们也没有了什么大白兔软糖可以塞进嘴里获得蛀牙成就……

So sad。

所以这当口,绝不能走平常路,我们需要一件不平常的事件来引发这两人后面不平常的交往,而作者大大为我们安排的这个不平常事件就是——一群可爱的助攻们突突突突地开着机车~抢~劫~来~啦~!

 

于是。

抢劫犯们在便利店轻松地洗劫了lee。(……

 

被吓得双脚发软直打哆嗦的lee,感觉天都是灰的,地都是蓝的,就在他像只巨型小鸡仔一样被提到柜台前时,却看见那个明明连自身职业都不甚热爱的懒散便利店员,居然眼皮儿都不眨一下“啪”的一声卸掉了抢劫犯抵在他脑袋上枪的弹镗。

然后从柜台后,一跃而出,一拳一个,手脚利落堪称职业地放倒了劫匪。

简直是一场“便利店特工”的动作片微电影。

于是等尘埃落定lee再仔细看向这位便利店员的脸时,顿时感觉他整个人都不同了起来——如此炫酷,牛逼,淡定,可爱,性感,迷人——还带着绿叶香水荷尔蒙的气味。

 

lee pace先生听到“咻”的一声,丘比特那死孩子的箭不知怎么就射中了他的心脏。

他爱上了他的英雄。

 

只可惜英雄并不爱他。

 

二、那还能咋办?!只能使劲儿追了啊!!

 

lee pace先生开始了他的追求之路。

 

不得不说,他大概以前追人从来没有那么辛苦和用心过,毕竟他可是拥有着如此多的高级属性——电影明星的脸蛋,将近两米的身材,富二代的钱袋,绅士的气质,艺术家的职业,还有电死人的嗓音。

从他和orli在交谈中无意中透露出的炫耀来猜,估计他都根本不需要刻意去追求人,随随便便的一句搭话就可以是若有若无的勾引。

对,他甚至不是在炫耀,因为这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地发生,就像他天生长了颗泪痣,不会去跟人炫耀哎哟你看我这里长了颗痣好特别哟一样——自动围拢过来,国籍遍布全球的男伴女伴——他自己本身就是个拥有恒星级吸引力的超级磁力体。(哇塞这里一定要看原文,不露痕迹的苏,苏得好爽!!)

 

只可惜,orli似乎并不吃他那一套。简直像是对他的魅力AEO具有魔法抗性。

 

其实看到这里的时候,我产生了一点疑问,按照现实orli那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性格,就算设定里只是做个小小的便利店老板也不至于孤单到只有金立一个朋友呀。而且截止此处的感觉他整个人也偏冷淡疏离了一些。后来证明,这里我的疑问其实是对的,这都是伏笔,是作者的暗示,包括开头orli垂着头不正眼瞧人的拽样——那都是后面为了捅!刀!的!伏!笔!

……槽。后面还有刀。

不过现在,我们专心吃糖,这个以后再说。

 

总之,lee pace先生应该缺乏追人经验,所以他追人的手段也就特别俗,简直愧对他艺术家的称号。

什么用还账的借口请人喝酒啦,租着高级跑车接人兜风啦,用你是我这儿唯一的朋友你陪陪我嘛撒娇啦,天天送小礼物和带食物点心给心上人啦……

但俗归俗,有效就好,不然你就是开着宇宙飞船邀请人家到月球来次太空旅行——没有效果那也是狗屁对吗?

感谢上帝,我们的便利店店长他还恰恰就爱吃这一套。

 

店长一路飙车吓得画家差点飞起那段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想着心上人画画像那段琼瑶死了嗷嗷嗷嗷嗷嗷嗷!!!顾客买东西的时候你们俩这么瞎狗眼真的好么么么么么么!!!

 

坚持不懈的人,终究会有收获。

一块名叫olando的直男坚冰,在lee的用心下,开始融化了。

——即便他并没有拆开任何一个他送的礼物,而是选择把它们搁置在了便利店的储物室。

 

三、第一次同床

 

总之一个月后,在老天爷的帮助下,湿淋淋卖可怜的lee,成功约到了orli去他家共度晚餐。

喝多了的orli在lee的荷尔蒙侵蚀下,开始动摇了。

你想啊,假比你是一个普通人,没人爱没人疼,但你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光芒万丈的同性朋友,他富有迷人、情感充沛、真诚老实、谦虚温顺,会天天接你下班,送小礼物,带好吃的给你,陪你度过睡觉前无聊的晚间时间;同时他充满了新鲜感和神秘感,过着完全与你的世界不同的生活,他一年只完成两项工作任务(这让我想起欧洲某位天天喝酒打架玩女人+坐牢(。只有在缺钱的时候才想起画几幅画,卖掉之后继续喝酒打架+坐牢直到在斗殴中被一刀捅死的,年纪轻轻的天才画家),读一些你不明觉厉的哲学书,抽着昂贵的雪茄,像候鸟一样全世界的旅行,同时也会讲好笑的笑话;他不给你添麻烦,会卖乖,会卖萌,会做派,在你挖坟一样的日常生活里简直就是天空中唯一的一道彩虹。

如果你身边有这么一个好朋友,你会怎么做?

我记得类似的问题,一位天朝网友的回答是:

——我怎么才能掰弯他?

 

所以,orli的心动是人之常情。

 

只可惜他不是我们天朝的普通网友,他甚至不是一个“普通人”。

尽管这一晚的酒精麻痹了他心口的那道防线,令他不由自主想要和lee亲近,倾听lee的声音,汲取lee的气息,在lee说要吻他后,主动亲吻了Lee的嘴唇,可最终,他仍是对lee说:

“我明天会把今天的事情忘掉。”

 

这句话就像一把锤子猝不及防地猛击在了lee的脑门上。

 

我想在这一刻,lee才意识到他真正想要的不仅仅是一响贪欢,不仅仅是候鸟暂时停留歇窝的一段温存。

他想要和他在一起的永远。

于是他犹豫了。

放弃了他为这一晚精心准备策划的一切。(lee你这个腹黑。

 

他不是要成为他家里电话机旁的便签纸,用掉就撕去的那种。

 

“他要成为他的床。”

(其实看到原文那句“我就是你的床”时——我已选择死亡。)

 

四、从不吵架的情侣不是真情侣

 

于是这件浪漫的预谋进行了一半,便无疾而终。

但是当orli醒来后,看到了床头的润滑油,这件预谋,即便没有成功,其本质中“邪恶”的一面却也彻底暴露了。

 

店长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orli盛怒下摔碎了lee送他的玻璃铃铛。

 

他生气的不是lee作为朋友居然逾矩地喜欢他,而是lee对他的喜欢是“我想睡你”样式和“短期情人”款式。

也许这个时候orli还没发现自己心里已经对lee产生了“更高级的”珍惜。

这种深植心底的珍惜,令他不由自主捡起了碎玻璃,站在柜台后用粘合胶开始修复粘合。

尽管他此刻满脸都是义愤填膺的表情。

(哦~~可爱的orli,然而为啥粘合这段我想起了粘茶杯呢,嗯,一定是作者在群里经常洗脑的错)

 

而偏偏在此刻,以为orli已经忘记昨晚发生事情的lee,还带着和往常一样轻松的神色,不知死活地找上了门。

于是orli的怒气得到了一个充分的宣泄口。

(说实话,这段吵架,orli那气势真是吓人。但是lee那怕被揍、可怜巴巴的样子……艾玛作者写得让我简直都手痒也想欺负欺负他呀~)

 

lee被赶出了店门。像一条被赶走的大型犬一样,沮丧地,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orli感到了一瞬的心疼。然后他随即掐灭了它。

这一段儿误会吵架真是又想笑、又着急,只是那时候的我还没看到后面的伏笔,所以还没有伤心。

 

五、你说你们要是不和好我们还怎么吃糖

 

Lee开始了谢罪之旅。

 

小心翼翼地躲在门外观察心上人的脸色,偷偷摸摸地送紫色郁金香(我查了下花语是“忠贞的爱、无尽的爱以及最爱”),还有送上亲手画的肖像画、便利店速写,以及,食物……放下红酒烤肉就赶紧逃走。

一副拼命讨好又怕得要死的模样。作者描写得栩栩如生。

五天过去,orli不再生lee的气了。他开始气自己。

是啊,那天他们接吻了,但接吻这种事,可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更何况lee根本没有勉强他。

原来他并非自己想象中那么的无坚不摧。

 

他在信封里给lee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六、这样算不算谈恋爱

 

“我很喜欢,你画的很棒。”Orlando说:“都过去了,不是吗?我应该原谅你,也许我早就该原谅你了,但是,请别再掰弯我,我并不想和男人谈恋爱。”

“哦,好的。”Lee似乎有点失望。

“晚安。”

 

他们终于还是和好了,继续做一对好朋友。但是仅仅是好朋友么?

自拍梗,发胖梗,文章里甜蜜又带点搞笑的日常,就像夏季粉红色的泡泡糖和秋天漫天金黄色的叶子,寻常普通,却又色彩斑斓。

他们都默契地不去谈那个“敏感的话题”,两个人在一起嘛,过日子就是过日子,愉快地过日子渐渐就会舍不得这种日子。

Orli甚至已经在想如果lee不走的话,他们干脆在一起好了。

可惜“如果”的意思就是“lee走了”。

lee说他去两个礼拜就回来,但orli并不相信,何况一连四天他们都真的没再联络,orli怀疑他们或许失去了联络。

于是不会照顾自己一意胡来的Orli淋了冷雨,生病了。

 

七、记住,心上人生病的时候,就是展示你最佳男友力的时候 

 

就在那一夜,Lee飞回了orli的身边。

因为电话里orli的声音。

在电话里,orli好像在生病,但是他说他没事儿啊,还问他那儿的姑娘漂亮吗,叫他别担心好好玩,然而lee却感觉出那嘶哑疲惫的声线是如何强烈地在召唤着他——

“我需要你,快回到我身边。”

于是他跳上半夜大概三点钟的飞机,飞回了orli身边,精心照顾,彻夜未眠。

 

超级暖,超级甜,这一段lee的表现怎么形容呢,就是——如果你按照这个标准去找男朋友,这辈子估计就很难找到对象的那种。

 

而这一次醒来的orli彻底地沦陷了。要不怎么说生病的时候,是人最脆弱的时候呢?俗是俗了点,但人家就是爱这狗血的调调~吼吼吼吼。况且生活本身不就是个最大的“俗”么?

养病途中,orli终于告诉了lee他噩梦般的过去。

——草蛇灰线,伏延千里。作者终于亮出了刀。

这就是我之前一直提到的作者背后藏着那把刀,那个不忍提及的伏笔。

Orli曾经是一个军人,参加过突击战队,归国后患上了战后综合症,创伤后精神紧张性障碍。

曾经开朗活泼的他,变得失眠、过度警觉、失忆和易受惊吓,一度无法与人正常交流,而作为被抛弃的战争棋子,他们这些退伍军人也没有好的工作推荐,他的战友选择了成为帮派分子,而他选择成为了便利店老板,一个人独居。

 

作者大大,说好的纯甜呢?

 

但是作者大大就是作者大大,插刀那也是为了让lee有机会安上翅膀好当天使呀!

 

“我想感染你的病毒……”Lee吻住Orlando的嘴。

 

总之这一段儿哟,就像往红彤彤的宁夏西瓜上撒了一把盐。

哭着咬一口——他妈的好像更甜了。

 

八、接下来我不想说了,就摘点片段,虐死单身狗

 

(1)“……这里的老板呢?他雇佣了你?”

         “哦不,他病了,我来替他当班。”

           女士笑着说:“你真是个很好的朋友。”

        “不,我是他男朋友。”

 

(2)“我削土豆时割破了手。”

         “……我要杀了那个土豆。”

 

(3)“……快让我亲你一下,就一下!”

         “我好困,我吃的太多了……”

 

(4) “我想进入你的被窝。”

          “那是侵略。”

          “……我要侵略你的领土了!”

 

(5)“Orlando先生,你愿意成为我的伴侣吗?”

         “我更愿意让你成为我的伴侣。”

         “我想我们需要下一枚戒指了。”Orlando说:“上面镶钻石,雕刻Lee·Bloom,而且是华丽款。”

        “那不就是女款吗?”

 

(6)“那两个人已经自食恶果了。”Orlando说:“我不会让人伤害你的,宝贝。不论是谁敢伤害你,我都会让他吃苦头。”

         “那两个人呢?”Lee看起来仍旧担忧。

         “我把他们变成了我的雇员。”

        “喔……你真是太厉害了,亲爱的……”

 

(7)“我的!天!你是人吗!!”

        “哦,亲爱的,你说过会准许我这样做的,难道你不许我这样做吗?”

        “你的尺寸……”Orlando顶着冷汗咬住牙:“这真是任性……”

 

(8)Lee抓住了他的臀部,而那力道他完全想不到是Lee这个人会有的。

        …………

        Orlando很怀疑Lee是不是把力气都用在他身上了。

        他不得不重新审视Lee这个人。

 

(9)摘录到这里我表示又化成塘渣,无法再继续了……

         里面lee跟orli简直分分钟能从他们的照片和影视截图中找出对应神情来……这种脑补的爽快感不摆了。

        总之,这之后遍地是糖随便两句齁死你,我再贴就只能全文黏贴复制了!!没看原文的还不赶快滚去看原文!看过的再去舔一遍!!

 

       最后别说我没提醒你,记得自备二甲双胍降血糖!!吃我一记安利!!!

 

 

鸣谢  :                                                                 

本赞助来自——“关爱甜文作者,共享同片天空“联盟,以及”生活如此艰辛,我们需要糖分”公会

 

谢谢大家。记得舔文。

 

fin

 

 

评论(2)
热度(54)

© kins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