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sin

密林父子党。现今常驻在子博。
开花&大佩づ ̄ 3 ̄)づ么么哒

托老脑洞大过天之第211封信

…………_(:з」)_

月月月月子:

今天偶然弄到了Letters of J.R.R. Tolkien,一共354封信,时间段从1914一直到1973(托老去世那年),跨度非常长,具有参考价值。信中有许多有趣的细节,而且托老的很多答案都非常(非常!)幽默。以后我会找一些比较有意思的来翻译一下。

我只翻译我感兴趣的部分,并且以Q&A的形式排版。但翻译部分不会断章取义。你们将就着看。作者自己的注释用(),我的注释用【】,亮瞎我的地方我用黑体标了。原文并没有任何强调的排版。

有道是:

      刚铎对应古埃及,至尊魔戒很纤细;

      自由意志终不毁,Elros从小爱玩水。


*****************************

信件211 ,1958年10月14日

致Rhona Beare:

Rhona Beare小姐代表一个热情的指环王系列粉丝小组提出了很多问题。我【指Tolkien】不确定这封信是否回得太晚了,但之前我实在没有条件回复。【提到了他用了一年on Leave去独立调研,妻子生病,他一周工作7天“以便和时间赛跑”,而之后马上又要去爱尔兰进行学术访问。】

其实我并不知道每一个问题的答案,因为我的书常常让我自己也觉得困惑——无论如何它们都是很早之前写的了,大概20多年前吧。现在我重新读它,有时候会觉得这是别人写的。


Q:精灵骑马时通常不需要马具,为何在第一版书中(I. 221)Glorfindel的马是有马鞍和辔头的?

A:我早期对辔头、马鞍、缰绳等词使用得太过随意了。写成的时间太久远,我那时候还没有仔细地思考精灵和动物相处的模式。在这里我给Glorfindel的设定是,他的马有装饰性的笼头(headstall),上面有羽毛装饰和宝石点缀,还有一些小铃铛;但是Glor【昵称】的马绝对没有嚼子(bit)!我会将这里改成笼头的。

  

Q:亚尔-法拉松是如何在索伦拥有至尊魔戒的情况下打败他的?

A:这个问题和它的暗示在现在还没发表的《努曼诺尔沦亡史》里有回答。你不能对One Ring苛求太多、苦苦相逼(you cannot press the One Ring too hard),它的确是一件神话造物,虽然这世界的故事多数是从历史故事里成形的;但索伦的戒指仅仅是那些能从外向内改变人的寿命、力量,并且因此给此人带来毁灭和灾难性后果的魔法道具中的其中一件罢了。如果我想进行寓意总结,至少对于索伦的戒指,我会说,它以神秘力量的形式表达了一个“超过极限的力量必然来自于外部,在使用的过程中早晚会脱离个体控制”的故事。一个渴望力量的人往往通过外界得到力量,那并非加强自己本身,而之后他会完全依靠这个媒介。

亚尔-法拉松征服的是索伦的可怕的外部力量【如军队等】,并非索伦本身。索伦的所谓“投降”是完全自愿且狡猾的:他因此得到了免费去努曼诺尔旅的船票!他自然带着One Ring,也因此非常快地征服了大多数努曼诺尔的百姓,主导他们的意志。我并不认为亚尔-法拉松知道任何关于One Ring的事。精灵们将戒指的事尽可能地隐藏起来、秘不外传,而且亚尔-法拉松也没有和他们交流过。在Tar-Atannair(精灵语的国王封号)之后,下一任国王起了一个努曼诺尔语名字Ar-Adunakhôr,并且随即摈弃了和精灵的友谊,也断绝了努曼诺尔人从精灵那里得到有关神明的知识。在Tale of Years III的364页,你可以看到【戒指的到来】这个暗示:“阴影笼罩了努曼诺尔”。

  索伦第一次被真正打败是败在造物主改变世界构造的奇迹下。他舍弃肉身,变成了一个如同充满仇恨的黑风的灵魂。我觉得大家不应该对魂体能带着戒指逃脱感到惊讶,毕竟它是他力量的主要来源。索伦没有被伊露维塔的愤怒摧毁,这不是我的错,因为对邪恶的纵容是一个永恒的话题,现实世界也是如此。同样不可避免的事还有:只要有人还相信着它们存在的意义,讲述(即使是虚构)着它们的故事,那么即使是造物主本人,也无法摧毁那些拥有自由意志的灵魂

  当然,索伦被这场【努曼诺尔沉没】灾难弄得“惊疑”(confound)了。他花费了极庞大的力量去腐蚀那些努曼诺尔人,于是他逃脱之后不得不躲起来,花时间让身体痊愈。同时,他也需要时间重新取得之前属于他的兵力的控制权。不过,在他的统治还没完全重建好的时候,他就被Gil-galad和Elendil袭击了

  

  Q:中土大陆的人都穿什么?刚铎的有翼王冠(winged crown)是更像瓦尔基里那种,还是更像Gauloise牌子的烟草的商标?【可维基】

  A:我完全不了解衣着服饰什么的。我对自然物体进行非常清晰到位的描述,但略过了人造品和工艺品。Pauline Baynes在画F. Giles的时候很大程度上从中世纪的绘画中汲取灵感(除了骑士的一些服饰),我觉得它的风格还是挺契合的。男性(特别是北方人,比如在夏尔)会穿马裤,再搭一件大衣、长风衣、或者是一件简单的小马褂(tunic)。

  我很确定,在我的故事中,各地人民的服饰在第三纪中的差异非常大,因为各地的气候和风俗都不同。现实世界中就是如此,即使我们只看到欧洲和地中海地区。而骠骑国的居民(Rohirrim)则不是那种中世纪风格的。他们穿的是类似贝叶挂毯【可维基】上画的衣服,就是那种网球拦网一样的锁子甲【参见电影2】,许多链子被小铜环串起来,看起来特别笨重又很传统。

  刚铎的努曼诺尔人则骄傲、服装奇异且过时。我觉得最好的形容是:埃及风格!没错,在各种意义上,他们都代表了埃及人——他们对巨大的建筑群的创造和热爱,他们对祖先和坟墓的大规模崇拜(当然,他们并不信仰埃及神,他们的信仰更像是希伯来人,或者清教徒)。而刚铎的王冠,我认为,是那种埃及的非常高的王冠,上面有往两边延伸的翅膀,但是和埃及的王冠不同,它们的角度更加外展。

  刚铎分成南、北刚铎,也是按上、下埃及来的。

  

  Q:请解释“El-”词头在Elrond, Elladan, Elrohir名字中的意思;“El-”什么时候解读成“精灵”,什么时候又解读成“星星”?

  A:关于El-的用法,很难界定它到底是“星星”还是“精灵”的意思。它们的本源是同一个词 "EL",意为星星;当前缀使用时,它可以同时作为两个意思存在。单独代表“星”的词有ělěn,复数形式为elenī。精灵(elf)则被称呼为eledā/elenā 'an,因为他们是在星光下被维拉Oromë在山谷中找到的,而他们从此也一直保持着对星星的喜爱。但这个用法最终只在那些随着Oromë西渡过海的精灵中盛行。灰精灵(辛达精灵)们曾经同时使用êl(复数形式elin)和eledh(复数形式elidh),但只有后者被沿用下来。在诺多精灵回到中土之后【讲解没看懂,总之诺多精灵渐渐从eld词头改成用ell。】因此,最后在中土还被使用的Ell-开头的名字通常意味着他们是流亡回到中土的诺多精灵的后裔。比如Elrond, Elros, Elladan, Elrohir【都是诺多精灵后裔】。

  关于Elrond和Elros的名字:首先,"rondō"在精灵语中的意思是“洞穴”(cavern),比如纳国斯隆德(Nargothrond)最后的rond就意味山洞。而“rossē”则意味水滴、露水、山泉的浪花。Elrond和Elros是埃兰迪尔和爱尔温的孩子,他们还是婴儿时,在最后一次亲族残杀中被费诺的儿子们带走,没有被杀,而是被留在了一个山洞口被瀑布遮住的山洞里,就好像他们是森林的孩子一样。当他们被发现时,Elrond在山洞里,Elros在洞口玩水。所以他们被这样命名了。

  Elrond的孩子们Elrohir和Elladan的名字都是Elrond起的,Elrohir的意思是“半精灵骑士”,rohir代表骑士(horse-lord),它由roch(horse)+hir(master)组成。【所以骠骑国的各位都是horse-master呀。】而Elladan的名字则意为“半精灵的努曼诺尔人”。这是为了纪念他们体内的人类血脉,Adan是伊甸人(Edain)的单数形式。

  【托老您的意思反正就是Elladan这名字是Elrond纪念父亲和弟弟的就对了】  



*************************************

关于Elrond和Elros的名字来由:我相信这个设定(1958年)在后来被拆散成了两个故事——多瑞亚斯,迪奥双子被遗弃在森林,以及西瑞安河口,E家双子被带走抚养。不过Elros也太活泼了吧,超可爱的!

看到索伦相关,我依稀看到了蘑菇X安姐糖,以及备胎之王法拉松。

看到【自由灵魂】那里,旋转跳跃大哭跑圈30分钟。

看到Elladan名字,我只能说,托老您发糖发刀子都一击必杀啊。

关于阿拉贡,我个人的吐槽见微博。转发的朋友@PELLi_病非真有并 给了一个链接。可能和 @nasca 提到的是同一个。

Behold!托尔金手绘刚铎王冠


嗯……………………。



评论
热度(297)
  1. 一叶逋客岁月月月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一辆皮卡
    (ºДº*)那个手绘……刚铎等于古埃及,这设定一下子变魔性了😂 岁月月月子:

© kinsin | Powered by LOFTER